阳光在线娱乐_欧元货币符号欧洲未来将被画上沉重问号 欧 


动态交易墙

更多动态
  • 6,231,000 500
  • 1,231,000 300
  • 13***54 XAUUSD 1323.2
    卖出1.5手
  • 13***95 XAUUSD 1317.1
    买入3.9手

欧元货币符号欧洲未来将被画上沉重问号 欧

分享到:

  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张敬伟撰文指出,希腊和债权人的博弈表明,欧元区单一货币的纽带作用正在弱化。不管7月5日的希腊公投是否能够破解希腊违约难题,都是欧元区的现实危机。欧洲人的千年梦想就是形成统一的欧洲,

  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张敬伟撰文指出,希腊和债权人的博弈表明,欧元区单一货币的纽带作用正在弱化。不管7月5日的希腊公投是否能够破解希腊违约难题,都是欧元区的现实危机。欧洲人的千年梦想就是形成统一的欧洲,战后欧盟和欧元区单一货币的形成,让欧洲人的理想几乎变成现实。但从英国摆脱欧盟的政治努力以及希腊债务违约的情势来看,欧洲要实现政治统合和单一货币还有漫漫长路要走。至于乌克兰地缘政治危机和的侵袭,则让欧洲人增添了更多的麻烦。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过去几个月来,作为债权人的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希腊激进的左翼政府进行着艰苦的债务谈判;主要内容是,希腊必须偿还旧债,而且要再获得债权人的救助,就必须按债权人的要求进行改革。简言之,不改革就不救助,不救助希腊将出现违约,违约的后果是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欧元区的未来将被画上沉重的问号,这不仅仅是欧元区的危机,也是欧洲的危机。

  若债权人妥协,西班牙、爱尔兰、葡萄牙和拉脱维亚等国将会以希腊为榜样要挟债权人,欧元区将陷入被“穷国”集体绑架的治理紊乱中。如此,不仅德国、芬兰、法国和荷兰提供给希腊等“穷国”的贷款要不回来,欧元区单一货币也将在区内和全球失去公信力。

  无论是欧盟债权人还是IMF,都不会向希腊这个“会哭的孩子”屈服。最后时刻,希腊的齐普拉斯政府希望债权人多给他们一些时间,将债权人的改革换救助计划交予希腊全民公投,公投时间定在7月5日。

  希腊违约的时间再延后,矛盾却在激化。总理齐普拉斯之所以上台,基于对希腊民众的两大承诺:一是不能退出欧元区,二是不可向债权人低头。齐普拉斯和债权人冗长的谈判中,用足强硬手段,诸如向德国政府要求数千亿美元的二战赔款,还有退出欧元区等。总之,齐普拉斯政府的“赖账”水平前所未见,然而其将债权人改革换救助的协议进行全民公交,预示这届左翼政府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在外,债权人已经铁下心来,对希腊毫不让步。但是齐普拉斯的困境在于一旦接受债权人的改革协议,希腊民众以往的“幸福生活”将成为泡影,不仅退休年龄将延迟而且养老金会减少,税负还会增加。国家重要产业部门也将按照债权人的设计,进行符合债权人预期的私有化改革。这种移动希腊民众“奶酪”的改革,有违齐普拉斯的竞选承诺。

  改革将会引发希腊惯性的街头运动,齐普拉斯政府也将走到终点;不改革就无救助资金,希腊政府也将陷入破产边缘——更吊诡的是,退出欧元区已不再是希腊要挟债权人的武器,也是债权人制衡齐普拉斯的回马枪。希腊民众并不想退出长期给予其财政支持的这一单一货币机制,齐普拉斯对希腊民众也有不退出欧元区的承诺。

  既要留在欧元区,又想赖老账的同时要求债权人提供新救助;政府不愿意接受救助附加的改革,希腊民众更不愿放弃既往的“福利”待遇……如此矛盾的选项压在齐普拉斯政府身上,的确是难以承受之重,只能将此交予全民公投,但公投意味着齐普拉斯政府执政无能和推卸责任。就此而言,希腊危机已经让齐普拉斯政府走上绝路。

  欧元区、欧盟和IMF在焦急等待齐普拉斯导演和全体希腊人主演的公投游戏。但是,欧元货币符号欧洲未来将被画上沉重问号 欧元货币作用正在弱化当欧洲看到“全民公投”这个神圣的民主利器,变成希腊政府的民粹道具和利益工具时,肯定会点滴在心头。

  区域性和全球性经济危机具有周期性。在西方主导下的危机救助机制,无论是西方国家自己出资,抑或通过IMF这样的国际机构,对于被救助者往往提出严苛的改革要求,甚至被救助国要付出放弃部分经济主权的代价。上世纪亚洲金融危机时的韩国和当下的乌克兰等品尝过这种嗟来之食的代价。可是这招对希腊不灵——希腊甚至在赖账上让债权人叫苦不迭。

  不管如何,欠账还钱是希腊难以摆脱的宿命。而且,希腊也的确需要外科手术式的改革,没有实体经济支撑要维持健康的财政机制是不可持续的。

  更重要的是,希腊民众希望享受高福利待遇的权利意识或可理解,但不愿意过苦日子的想法也的确狭隘。家国一体,国家经济陷入危机,小家福祉难得保全。希腊人不是韩国人,更不是德国人,但是街头运动的热情却是高涨得很。希腊各派政治势力,也习惯于跟随民粹节奏起舞,将国家权益和民粹诉求捆绑在一起,向欧元区叫板。

  希腊和债权人的博弈表明,欧元区单一货币的纽带作用正在弱化。不管7月5日的希腊公投是否能够破解希腊违约难题,都是欧元区的现实危机。欧洲人的千年梦想就是形成统一的欧洲,战后欧盟和欧元区单一货币的形。

时间:2018-08-11 16:2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联系我们
大陆:400-838-8181
香港:(852)3616 6611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关注:
×